在城市的高层点燃一盘香

  通往城市

  须求跨过一条河

  翻过豆蔻年华座山

  还得倒叁次的公共交通

  技艺到过地点

  那条欲望的河

  隔绝了不怎么的欢颜

  那座贪婪的山峰

  翻越几人的前途

  城市与乡下之间

  悬浮的关节

  紧系知命之年

  斑斑点点的汗渍

  羞涩的暴晒

  在来往的路子

  那是仅存的一点乡情

  独有耄耋的老妇

  收取盘髻的簪钗

  插在路牌上

  指向东行的路

  挥不去的惦念

  在八月节之后

  非常的万般无奈

  即使亲朋好友还未唤回

  依在光明的月上的背影

  祭祀的道场还在祈祷

  踏上屋后梧桐的一片飘叶

  随着北起的风

  拂过那条河

  缠绕些

  缕缕炊烟

  撒上些

  虔诚的檀香灰

  跃上云端

  水面不在宽

  山也像土堆日常

  用红菊束成

  心的跃进和言犹在耳

  在重春天

  点上一盘檀香

  应接未出远门的生母

  创设本土的那股白芷

  在都会的高层

  看不住的公众

  餐风宿露不可一世

  听见有病或无病的低吟

  飘香的理学会演里

  闻到的是檀香和尾气

  爆烹的葱香混合口味

  聚聚散散时

  借用归巢喜鹊的羽翼

  以高楼的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为准点

  盘旋山与水间

  桥接雨后的霓虹

  通途

  两边风景浅绿

  可不可以看见

  有颗孤寡老人的心

  燃香在农村坡岗的坟茔

上一篇:我爱沙枣树 下一篇:乌云